网站首页时尚生活健康在线娱乐休闲礼仪风俗家庭教育精美图库手机版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注册 忘记密码?

教育,在于唤醒

    来源:《教育,向美而生》      作者:郑英
分享到:

图片来源网络

唤醒孩子内在的力量,帮助他变得强大,这是一个教师最大的善。

《楞严经》里有一个极富禅意的片段。佛陀问阿难:“眼盲的人和眼明的人处在黑暗里,有什么不同呢?” 阿难答道:“没有什么不同。”佛陀开示道:“不同,眼盲的人在黑暗里什么也看不见,但眼明的人在黑暗里看见了黑暗,他看见光明或黑暗都是看见,他的能见之性并没有减损。”

一个具有能见之性的人,需要的是光,只要给予一点儿光亮,他就能“看见”。也就是说,一点儿光亮,便能唤起他的能见之性,能让他用自己的眼睛观看一切。

教育中,每个孩子都有发展的无限可能,只是有些孩子尤其是“低起点”的孩子自信坍塌,怀疑自己的向上之力。对他们,我们要做的, 是竭力唤醒他们埋在心灵深处的尊严和自信,在他们心中播撒向上向光的种子,从而使他们对自己、对生活重新树立信心。一个人的内力一旦被唤醒,他便会自己奔跑,即便路边没有掌声。

每个人都生活在一定的关系之中,这些关系就是他的生存环境。人只有生活在和谐的环境里,才能最大限度地释放自己的创造力和生命力, 否则,他将远离幸福生活。

涛涛是个矮小的孩子,这使得他从一开始就不怎么引人注目。他的眉毛常常拧巴在一起。据说眉是心情的叶子,一个人内心的风吹草动, 都会在眉上显出涟漪。他的表情常常能在瞬间变换,前一刻还在与人嘻哈打闹,一见到老师,刹那间就切换成霜打过的茄子,耷拉着肩,哭丧着脸,低垂着头,这让原本就矮小的他看起来更像是低到尘埃里去了。而且此时的涛涛往往会咕哝一句:“老师,我错了。”眼睛却在不断地偷瞄着你。这是他躲避惩罚的法宝——主动认错,态度端正,从而让老师不好意思再追究他。可等老师一走开,他又马上切换到原来的样子。

虽然涛涛总跟同学们打闹,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的同伴关系有多好。恰恰相反,他是生活在集体中的落寞个体,离真正的快乐其实很遥远。他与同伴玩闹时基本是被追打的一方,对方追上他时常顺势不怀好意地重重拍打他几下,而他傻傻地继续招惹:“你来呀,有本事你来呀!”于是对方为了显示自己的本事,继续追赶他,追上后又是重重的几下。

有时对方下手过重,涛涛也会倔强地撅起嘴,试图与人理论,但因为一激动便会讲话结巴,最后又败下阵来。极偶然地,涛涛也会愤怒, 摆出一副要还击的样子,但从未付诸过行动,当然也就没有实质性的进展,仿佛一只树蛙,变换出鲜艳的体色仅仅是为了保护自己。有时,事情会转移到老师那里处理。面对老师,涛涛常常夸大自己所受的伤害和委屈,而其结果则往往是被认定为撒谎。如此一来,他在舆论上也告沦陷了。

于是年级里几个摸清涛涛底细的同学,经常借着玩的名义把他推来搡去,甚至把他拉到某个角落里欺负一顿。这一切,加剧了涛涛的卑怯,让他在无法忍受孤独却又无力与人友善相处的路上做着惯性运动,在打闹—挨打—挨批—继续打闹的怪圈里循环往复,如同鲁迅笔下那些可怜可悲可叹又可恨的小人物。

在涛涛又一次挨打却被指认为过错方后,我经过深思熟虑,与他展开了一次对话。

“你似乎常常挨打,有没有想过是什么原因?”“大概……大概是因为我不太讲卫生吧!” “这一点,你认为自己有能力改变吗?”“有。”“还有哪些原因呢?”涛涛沉默。“知道画蛇添足的故事吗?”“知道啊!”“生活中也经常有这样的故事在上演,我们姑且称之为‘新画蛇添足’。”涛涛莫名其妙地看着我。我继续:“给你讲个小故事。一女子控告邻居闯入她的房子并侵犯了她。‘你试图抗拒了吗?’男方辩护律师问。‘是的,我还使劲地踢他、打他,猛力地抓他头发。’结果,这位女子败诉了,因为那男的是个戴了假发的秃子。你看,即便百分之九十九的陈述都是事实,只要多渲染了那么一点点儿,就会造成全盘失败。这何尝不是新版的‘画蛇添足’呢?”

我想要让涛涛明白,为何他受到伤害后还会陷入尴尬和被动。涛涛恍悟过来,“哦”了一声。“以前挨打时,都没还过手?”我继续问。“上幼儿园时,有一次不小心撞到了一位小朋友,他用小凳子砸我, 于是我就与他打了起来。结果回家后爸爸狠狠地打了我,说:‘说过多少次了,不许打架!’”

父亲的忍让教育政策,原本是想调教出一个不打架的“乖孩子”,殊不知无原则的忍让只会令孩子陷入怯懦的阴霾当中,无法靠自己的勇气和智慧赢回尊严,并有可能一生卑怯。

我们的教育很多时候确实过于简单化了。教育,不是简单地评判对错,而是引导孩子智慧地把握方式和分寸。挨打后的败诉,让涛涛产生了更深的自卑感和无助感,而一个人在无助乃至无力时,不是走向无望便是走向无赖。

“涛涛,如果你受到了伤害,而对方并非故意,那么你的忍让是一种大度;但如果对方是出于故意,那你就要靠自己的勇气和智慧赢回自己的尊严了。当然,前提是不招惹对方也不歪曲事实。”对他,我需要直截了当。“关于后者,我愿意帮你,但我最多只能帮三年,而且在这三年中,你有太多时候不在我的视线之内。在我的视线之外,你依然要独立面对这个问题。”

有些阴霾,必须他自己去穿越,否则,他将一生缺钙。犹太哲学家马丁·布伯说过一句名言:“你必须自己开始。”学会从自己开始,才是真正的成长。过了良久,涛涛才嗫嚅道:“我试试看吧。”一段时期内,风平浪静。

终于有一次,当那位常欺负涛涛的陆同学故意撞他时,涛涛果断还击。对方猝不及防,觉得自己吃亏了,心有不甘,便把涛涛扭送到我面前,让我为他讨回公道。“我是跟他玩玩的。”陆同学反复替自己这样辩解。

我深知,涛涛固然需要精神补钙,陆同学何尝不需要精神输血。“如果你对别人造成了伤害,即便不是出于主观故意,你也有诚心道歉的义务,而没有要求别人原谅的权利;如果别人原谅了你,那是人家的大度。当然,如果是主观故意的,你不但要诚心道歉,还要负首要责任。这样的距离,你还能撞到涛涛,而且这么重,你说教导处会认定你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我语气平淡,却切中肯綮。陆同学虽然心有不甘,却只能沉默不语。

我继续:“当我们错的时候,我们可以测试我们的勇气;当我们对的时候,我们可以测试我们的宽容。”有了这样的台阶,陆同学先开口了:“对不起啊,我一开始是想跟你闹着玩的。”涛涛没想到对方先开口道歉, 赶紧借坡下驴:“我也不好,不该打这么重。”这件事的共同经历,让涛涛和陆同学各自有了不同的收获。

这件事对涛涛来说是一个转折点。从此,他少了一丝嬉笑,多了一点儿欢笑。这是第一步,也是极为重要的一步。之后,涛涛需要确立的是“我也是别人的环境”的信念。于是,我继续为他支着儿,比如,在家校联系本上经常反映班级的好人好事,然后由我广而告之。

渐渐地,同学们对涛涛的暗中褒奖之举感激不已,并慢慢地接纳了他,甚至他的同桌还这样写道:“做涛涛的同桌真是幸运,借东西,找涛涛。”生活就是这样,当你向别人表达善意时,你也为自己积蓄了幸福。

先保护好自己,然后好好做自己,从而既为自己赢得良好环境,也让自己成为他人的良好环境,这对学生来说,至关重要。

热点阅读

 

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阅读排行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