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时尚生活健康在线娱乐休闲礼仪风俗家庭教育精美图库手机版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注册 忘记密码?

没有特效药物,为何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后还能康复?

    来源:知识分子      作者:商周
分享到:

pixabay.com

病毒很小,一般来说它们的直径只有0.0001毫米左右,以至于在常规的显微镜下都看不见。当病毒进入我们身体的时候,我们的大脑感受不到,但是它们逃不过免疫系统的眼睛。就在病毒入侵我们的细胞之后,免疫系统就立即开始和病毒们开展了一场无声的战争。

以人体与乙肝病毒的战争为例:在乙肝疫苗应用之前,90%左右的中国人都被乙肝病毒感染过,但其中只有10%左右的人会变成病毒携带者(乙肝两对半检测里的大三阳和小三阳人群);而剩下的绝大多数的被病毒感染过的人身体里都没有了病毒,只留下了抗乙肝病毒表面抗原的抗体。

换句话说,在这场与乙肝病毒的战争里,绝大多数人的免疫系统都赢了,只是我们自己不知不觉。

如果说这样不知不觉的胜利让人难以想象,那再说一个我们能明显感觉得到的例子:普通感冒。

很常见的普通感冒的病因不是着凉,而是病毒感染,主要是鼻病毒和冠状病毒。我们知道,一般来说这样的感冒不需要去治疗(有并发症的例外),一两个星期后就会自行痊愈。但在这一两个星期里,我们会感到一些难受,包括鼻塞、鼻涕、喷嚏等。普通感冒之所以能够自行痊愈,还是我们免疫系统的功劳。而我们感受到的各种症状,就是免疫系统和感冒病毒之间战争的硝烟。

那么,对于现在大家都在关注的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呢,我们的免疫系统是不是也能战胜它?

从目前公布的数据来看,这个病毒导致的病死率很可能会低于10%,也就是说90%以上(如果考虑到没有症状的感染者,这个比例会更高)能够康复。这样高的康复率当然部分归功于医护人员的努力,但其中最主要的功劳还是我们的免疫系统。

那么,我们的免疫系统是如何对付病毒的呢?

让我们从病毒入侵开始说起。

当病毒进入我们的细胞,比如冠状病毒进入呼吸系统里的上皮细胞后,这些细胞本身就会感知到并且做出反应。这种反应主要可以分为两类:产生干扰素和释放炎性因子。

干扰素之所以被如此命名,是因为它能干扰病毒的繁殖。干扰素本身并不和病毒直接发生作用,而是作为一种信号启动抵抗病毒的程序。被感染病毒的细胞释放的干扰素可以和细胞(包括被感染的细胞以及周围其它细胞)上的干扰素受体结合,然后让这些细胞产生一些可以抑制病毒繁殖的分子。

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就像一家人被强盗侵犯,这家人大声喊 “有强盗了”,这样一个村庄都知道了并各自做好应对的准备。干扰素的作用就有些像 “有强盗了” 这个警报信号。

如果把干扰素比喻成警报信号,那么炎性因子就好比求救信号。

要知道,一般来说病毒感染的细胞,比如上皮细胞,都不是免疫细胞,它们的主要功能不是对付病毒。好比村民的主要工作是种地,强盗入侵的时候他们也会奋力反击,但一般无法和训练有素的强盗抗衡。所以,仅靠这些被感染的细胞来和病毒做斗争是远远不够的,它们必须得到免疫细胞的帮助。于是它们释放出炎性因子,呼唤免疫细胞的到来。就好像村民打不过强盗的时候,他们会拨110报警一样。

应召而来的免疫细胞有很多种,好比专业警察,各司其职而且非常职业。比如其中一种是浆细胞样树突状细胞,它是专业的干扰素生产者,产生的大量干扰素可以进一步加强细胞抑制病毒繁殖的能力。再比如巨噬细胞能够产生多种致热的分子,让我们身体的温度上升,从而抑制病毒的繁殖。于是我们发烧了。

另一个重要的抵抗病毒的免疫细胞是自然杀伤细胞。顾名思义,自然杀伤细胞就是天生的杀手,它们通常在血液里流动巡逻,当发现危险信号时就会迅速赶到现场,消灭感染了病毒的细胞。

这些免疫细胞的到来能够大大增强抵抗病毒的能力,但这仅仅也还是我们免疫系统抵抗病毒的手段的一部分,而且是开始阶段而且效率比较低的一部分。当这些不能控制病毒的时候,免疫系统会启动后面更厉害的武器。

后面的武器更厉害,是因为在两个方面升级了。

一方面是特异性,也就是针对病毒的武器的特异性。上面提到的武器,比如干扰素、发烧、自然杀伤细胞都不是特异的,也就是说哪个病毒来了都一样,基本上是常规操作。这种特异性低的武器效率一般不可能威力很大,要不然可能会伤及无辜。

那么特异性的武器是什么呢?主要有两种,一种是细胞毒性T细胞,另外一种是抗体。

病毒一般都躲在细胞里,细胞毒性T细胞就是对付细胞里面的病毒的。它们能够敏感而且特异性地识别被病毒感染的细胞,并将它们连同里面的病毒一起消灭。

当病毒在细胞外面的时候,比如还没有来得及进入细胞或者刚从感染的细胞里跑出来,针对病毒的特异抗体要大显身手了。一方面,这些抗体能够将病毒封闭住,不让它们感染细胞;另一方面,抗体也能帮助把病毒清除掉。

所以,无论病毒是在细胞内还是在细胞外,免疫系统都可以让它们在空间层面无处可逃。

除了特异性外,抗体和T细胞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征,就是记忆性。也就是说,一个病毒入侵后,免疫系统除了产生针对它的抗体和T细胞外,还能准确地记住它。以后当这个病毒再次入侵的时候,免疫系统就能很快把它们识别出来,很快地产生抗体和T细胞迅速将病毒消灭。

这种记忆性能保持很多年,甚至终生。正是根据免疫系统有记忆的特点,科学家开发出来种种疫苗,让我们的免疫系统在人没有感染病原体之前就有了记忆,从而预防可能的疾病。

关于这种记忆性也可以做一个比喻,免疫系统就像警察局,当坏人(病毒)出现一次后,警察将他逮住并留下了人脸识别的信息。等这个坏人再次出现的时候,警察就能很快将他绳之以法。

所以,从时间层面上来说,当病毒感染了细胞之后。被感染的细胞就会马上分泌一些免疫分子,包括警告信号(干扰素)和求救信号(炎性因子);然后免疫细胞就会应召前来,对病毒进行专业的打击;如果这些还不足以控制病毒,具有特异性和记忆性的后天免疫系统就会启动,产生针对病毒的抗体和T 细胞,而这些T细胞产生抗体的细胞可能维持终生。

总之,在空间和时间层面上,免疫系统对病毒的打击无处不在。

说到这里,可能有读者会问了:既然免疫系统这么厉害,为什么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还能让我们生病、甚至让人死亡呢?

这个问题很关键,也是一个好问题,答案在于两个方面。

一方面,病毒在免疫系统的打击下不会轻易束手就擒。为了自己的生存,病毒会想方设法去对付我们的免疫系统。

举个例子,致病性强的冠状病毒(比如SARS病毒,新型冠状病毒也很可能)在感染我们呼吸道的上皮细胞后,它们有办法抑制和延迟上皮细胞产生干扰素这个警报信号。等到警报拉响的时候,这些病毒已经繁衍得有了相当得规模。

另外一方面,在病毒感染后我们生病所表现出来的各种症状,不仅仅是病毒对我们身体的直接破坏导致的,相当一大部分症状是因为针对病毒的免疫反应造成的。比如发烧是免疫系统控制免疫系统的手段,炎症则是免疫细胞在感染处集合并与病毒作战,至于组织损伤更多的时候也是免疫系统为了攻击病毒而不得已的“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结果。

如果上面解释比较难以理解,那么下面这个比喻可能会有所帮助。

我们可以把病毒比喻成白蚁,我们的身体就像一根木头,而免疫系统就像一根电热棒。当白蚁入侵木头的时候,如果没有免疫系统这个电热棒的帮助,那么木头会被白蚁彻底破坏。一般情况下,免疫系统这个电热棒能够恰到好处地能够把白蚁烫死,但不会让木头着火。

但在一些特殊的情况下,比如白蚁数量多,电热棒的温度就要高一些才顾得过来,因此可能烧着木头。如果只烧掉一部分木头,同时把白蚁都杀掉了,那依然是木头可以接受的事情。但如果白蚁太多,火烧得就会太过,木头在大火和白蚁的双重作用下就很快毁坏了。

总之,当病毒进入我们的身体,免疫系统就会迅速启动和病毒的战争。这种战争的胜负决定于几个关键的因素,包括病毒的致病能力,感染病毒的数量,以及我们自己的免疫力。

对于病毒的致病能力,我们无法控制。但我们一方面可以尽量减少病毒感染的机会和感染病毒的数量,避免和潜在的感染源接触,当和潜在的感染源接触时做好适当的防护(比如戴口罩、洗手等)。另一方面,需要让自己保持一个正常的免疫力,比如做到作息规律、饮食均衡、适度锻炼、不要让生活压力太大等。

热点阅读

 

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阅读排行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