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时尚生活健康在线娱乐休闲礼仪风俗家庭教育精美图库手机版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注册 忘记密码?

《维纳斯的诞生》及其背后的“医生”豪门

    来源: 赛先生      作者:孙轶飞
分享到:

在意大利,一个把“医生”二字放在姓氏里的豪门家族,曾让波提切利死心塌地地为之服务,对达芬奇召之即来挥之即去,还亲手培养了米开朗基罗……


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在不同知识背景的人眼里,同样一个事物会呈现出不同的面貌。但这句话隐含了一个前提,必须得有着足够知名度的,才能引起大家足够的重视,而波提切利的作品《维纳斯的诞生》无疑是符合标准的。


《维纳斯的诞生》桑德罗·波提切利 约1485年


直到今天我们还能在欧元硬币上见到它的踪迹。



其实,从意大利文艺复兴结束到19世纪初这段时间里,波提切利并不是大家所熟悉的画家,他的作品价格也低得离谱。1808年的时候,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一世曾买过一幅他的画,才花了50英磅,简直跟白捡一样。

可到了1815年,事情起了变化——《维纳斯的诞生》和《春》这两幅画第一次公开展出了,这下大家才意识到,原来在文艺复兴时期,还有波提切利这么一个伟大的画家。


波提切利《春》


波提切利的画引起了拉斐尔前派画家的注意。为什么叫拉斐尔前派呢?就是因为这群画家特别推崇拉斐尔之前的画家,首当其冲的就是波提切利。而拉斐尔前派又影响了后来的很多艺术流派,比如唯美主义、象征主义、维也纳分离派等等。

就这样,波提切利在沉寂了几百年之后,对西方绘画艺术又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他的画也变得值钱起来。到了1931年,沙皇花50英磅买下的那幅画被卖掉了,价格已经是17万英镑了。

而到了现在,《维纳斯的诞生》已经是一幅无人不知的名作了。

★名作里的医学元素

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而从医生的眼里看名画,经常会发现一些奇怪的东西。比如,有两个脑外科医生在西斯廷教堂抬头一看,咦,怎么米开朗基罗画了一个大脑的解剖图,然后,他俩在医学专业期刊发了篇论文。[1]


西斯廷教堂里的大脑解剖图


那么,医生看《维纳斯的诞生》,会有什么奇怪的发现呢?

首先,维纳斯各个器官的比例肯定是重点,那过于修长的脖子好似比常人多出一到两节颈椎。其次,性传播疾病在叫STD(Sexually Transmitted Disease)之前,可是被称为VD(Venereal Diseases),这个叫法就是从维纳斯Venus的名字来的。



只不过,这样的看法无疑是基于现代人的知识,波提切利创作这幅画的时候肯定没这么想。但除了这些之外,波提切利确实加入了一些医学元素,就是画面角落里那些不起眼的树。

《维纳斯的诞生》和《春》是姊妹篇,两幅画中有同一种树,一幅画里有果实,另一幅里没果实。这种树叫药用酸橙mala medica,它的名字里面就带着“医学”这个词。


药用酸橙mala medica


这个细节的出现是巧合么?只怕未必。我们看画面的右侧,这个嘴里吹气的家伙是西风之神泽费罗斯(Zephyrus),可是他跟医学又能有什么关系?



这要说到西方艺术史的一个传统,就是把抽象的概念拟人化,比如风这个东西看不见摸不着,但又真实存在,想要表现他,就得画成人的形象。

而在解释这些抽象概念和具体形象的对应关系方面,文艺复兴时代的艺术家们已经有了专门的著作,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里帕图像手册》。在这本书里,清清楚楚地描述了“纯净的空气”应该怎么用拟人化的方式表现:

母亲想念成长的孩子,总是单向的;充满青春活力的孩子奔向他人生的愿景,眼睛热切望着前方,母亲只能在后头张望他越来越小的背影,揣摩,那地平线有多远,有多长,怎么一下子,就看不见了。

西风、纯净的空气跟健康有什么关系?

因为在搞清楚“传染病是由微生物引起的”这个概念之前,西方医学界认为污浊的空气是导致瘟疫的根源。这个观念深入人心,比如在西方第一部建筑学著作、古罗马建筑师维特鲁威的《建筑十书》里,就讲到盖房子选址的时候要选山顶这类地势高的地方,就是因为通风好能预防瘟疫。

也就是说,《维纳斯的诞生》里的西风之神,是在象征预防瘟疫,也和医学有关。那么问题来了,波提切利是故意在画面里加入这些医学元素么?解释这个问题之前,咱们先要知道另外一个问题,波提切利是以哪位美女当模特画出了维纳斯?


★文艺复兴第一美女

这个女人叫西蒙内塔·韦斯普奇,她被称作“文艺复兴第一美女”、“美的皇后”。她从热那亚嫁到佛罗伦萨之后,用美貌抓住了无数男人的心,其中就包括波提切利。大画家以她为模特创作了不少作品。


《西蒙内塔·韦斯普奇》 波提切利 1480年 公版


在《维纳斯的诞生》和《春》里,她都是C位出道的主角。值得一提的是,西蒙内塔虽然跟哥伦布是老乡,不过她跟另外一位航海家关系更近。她的丈夫叫做马可·韦斯普奇,马可的哥哥叫阿美利哥·韦斯普奇Americ Vespvce。美洲America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


观看海图的阿美利哥韦斯普奇 公版


这样的美女肯定不会只吸引波提切利这一位画家,那么在其他画家的笔下,她又是什么形象呢?


西蒙内塔·韦斯普奇像


这幅画的西蒙内塔戴了很别致的项链,缠绕了一条栩栩如生的蛇。要知道,在希腊神话里,医疗之神阿斯克勒庇俄斯的标志就是蛇与手杖,这也成了医学的标志。在救护车上、世界卫生组织的标志上,以及很多医学院校的校徽上,都能看见蛇杖的身影。

给西蒙内塔画像的时候加入医学元素,这不是波提切利一个人的选择,那八成是画家们有意为之了,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做呢?很简单,是为了向一个“医生”家族致敬。


★医学豪门美第奇家族

文艺复兴始于佛罗伦萨共和国,而在当时统治这个国家的是美第奇家族Medici Family。在美第奇家族统治时期,《君主论》的作者,历史学家、政治家马基雅维利曾为了讨好这个家族,写下了《佛罗伦萨史》。而当时的“文艺复兴三杰”几乎全都接受过美第奇家族的赞助。

而“Medici”在意大利语里就是医生的意思,这个家族对医学的赞助同样令人瞩目。美第奇家族曾为年轻的医学博士安德烈·维萨里专门提供过一具尸体,以鼓励他的研究,维萨里后来出版了一本《人体的构造》,这部书是人类历史第一步系统完备的解剖学教材,而维萨里本人也被认为是现代解剖学和医学的创始人。

在这样一个家族的引领下,文艺复兴艺术家的作品里,出现医学的元素也就不奇怪了。


《人体的构造》,第一部系统完备的解剖学教材


在波提切利生活的年代里,美第奇家族的掌门人是洛伦佐·美第奇,他被称作意大利文艺复兴时代艺术领域最重要的赞助人,没有之一。两个小故事就能说明他在文艺复兴时代的地位:第一,他曾经派了个信使去米兰送信,这个信使叫达芬奇。第二,他发现一个小男孩很有艺术天赋,就资助他学习,这个男孩叫米开朗基罗。

洛伦佐有个亲弟弟叫朱利亚诺·美第奇,哥俩关系非常亲密。但是当西蒙内塔这个大美女嫁到佛罗伦萨以后,哥俩开始争风吃醋,在一次比武上,弟弟朱利亚诺获得了胜利,也赢得了美人的芳心。但这件事丝毫没有破坏兄弟之间的感情。

在这次比武时,波提切利为朱利亚诺绘制了一面旗帜,在很长时间里,人们都相信《雅典娜战胜半人马》这幅画就是这面旗帜。(但传言似乎不可信)


《雅典娜与半人马》 波提切利 1482年或1483年


不过可惜的是,美人不久就去世了,而她的情人朱利亚诺在著名的“帕奇阴谋”中被刺身亡。美第奇家族为了纪念这对情人,再一次请波提切利出手,创作出了《维纳斯与玛尔斯》。韦斯普奇这个姓在意大利语的发音跟“黄蜂”这个单词很像,所以在这幅画的右上角,波提切利专门画了一个蜂窝,几点明了女主角的身份。


《维纳斯与玛尔斯》1483年 波提切利


《维纳斯与玛尔斯》中的蜜蜂


现在我们知道,波提切利作品中出现的医学元素,其实是在向美第奇家族致敬。


★艺术家的回报

波提切利的辛苦自然没有白费,对于当时佛罗伦萨的艺术家来说,能得到源源不断的订单,自然就是最好的回报了。通过画面中的致敬,波提切利成为了美第奇家族最喜欢的艺术家,那些意义重大的作品的订单纷纷落在波提切利的头上。

刚才说到帕奇阴谋之中,朱利亚诺身亡。而洛伦佐为了给弟弟报仇,对发动这场阴谋的帕奇家族进行了残酷的报复,而且让波提切利把这些血腥的场面记录在画布之上,让人们都知道美第奇家族的敌人的下场。

毫无疑问,能得到这个委任的画家一定是最得美第奇家族信任的画家。而其他的画家哪怕是想参与这项创作,也只能望洋兴叹了。比如达芬奇,只能在自己的笔记里悄悄地打草稿。


达芬奇在刑场上的素描速写


这次镇压见证了美第奇家族家族对于佛罗伦萨的统治达到了巅峰,而在如此有纪念意义的时刻,波提切利不但作为最被信赖的画家,而且仿佛承担了史官的职责,这一切与他的作品中隐藏的那些医学元素颇有些关联。


后记 :

篇幅有限,关于美第奇家族的故事就简单讲这些吧。想知道更多,不妨去佛罗伦萨逛逛,毕竟当美第奇家族没落的时候,最后一个继承人决定,把家族所有的财产和艺术品都捐献出来,但有一个条件,就这些宝贝必须都留在佛罗伦萨。

如果你去了佛罗伦萨,乌菲兹美术馆The Uffizi Gallery是必去的景点。其实Uffizi的意思就是office,它原本就是美第奇家族的办公地。直到今天,《维纳斯的诞生》和《春》还被面对面地陈列在乌菲兹美术馆的同一个房间里。

(本文作者孙轶飞为河北医科大学医学教育史教研室教师,前肛肠科医生。)


参考文献:

[1], Ian Suk. etc,  Concealed Neuroanatomy in Michelangelo’s Separation of Light From Darkness in the Sistine Chapel. Congress of Neurological Surgeons, 2009.

[2], 保罗·斯特拉森, 斯特拉森, 马永波,等. 美第奇家族:文艺复兴的教父们[M]. 新星出版社, 2007.

[3], 克里斯托夫?赫伯特. 美第奇家族兴亡史[M]. 三联书店, 2010.

[4], 朱利亚·玛利. 波提切利画传[M].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1.

[5], 查尔斯?尼科尔,等. 达?芬奇传[M]. 长江文艺出版社, 2006.

[6], 费德里科·波莱蒂,诗意的光彩[M].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7], 西尔维娅·马拉古齐著,杨馥译,波提切利[M].太白文艺出版社,2018.


热点阅读

 

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阅读排行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