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时尚生活健康在线娱乐休闲礼仪风俗家庭教育精美图库手机版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注册 忘记密码?

男人真正的风流,与女人无关

    来源:国馆      作者:未知
分享到:


1.魏晋风度,是面对生死时的淡定从容

公元263年,曹魏首都洛阳。

东市刑场四周,一群持刀守卫表情肃穆,正紧紧抓着刀柄,严阵以待。

三千名身着儒服的太学生,聚集在刑场边,向监斩官高声抗议,喧闹声、啼哭声、咒骂声,嚷乱交汇成一片。

嵇康身着赭色囚衣,披散长发,跪坐在刑场之上,神态从容、毫无戚色,仿佛眼前一切纷扰,都与他不相干。

他抬头看了看天空,晴空万里,艳阳高照。

离午时三刻还有半个时辰。

他尘心不染,潇洒半生,此刻生命即将走到终点,唯一遗憾的,竟是名满天下的琴曲《广陵散》,就要在他手中失传。

很多年前,他夜宿华阳,半夜独自抚琴为乐。

有一个神秘人,忽然夜访嵇康,和他共论琴道,并将《广陵散》琴曲秘传于他。

临走之时,神秘人再三叮嘱,千万不能再传给别人。

后来,有个叫袁孝尼的人,得知嵇康会弹这首曲子,多次请求他传授,但嵇康信守承诺,坚决不肯。

嵇康长叹一声,请求监斩官:“让我再弹一首曲子吧。”

家人取来了琴,安放在刑台之上。

监斩官让人除去了嵇康的木枷。

嵇康十指按琴,刑场四周突然安静下来。

一曲《广陵散》,没有半点迟滞,行云流水,如天籁在世间回响。

一曲弹毕,嵇康朗声对众人道:“《广陵散》从此绝矣!”

说罢,从容就戮。

那一年,嵇康39岁。

中国历史上,被押往刑场问斩的人,数不胜数。

他们要么吓得屎尿满裆;要么大骂大叫,强充硬货。

而像嵇康这样,在生死关头,依然不失风度,淡然处之,在历史长河中,可能独他一个。

所谓魏晋风度,大抵如此。

2.魏晋风度,就是过好自己想要的生活

嵇康是个美男子。

他身长七尺八寸,也就是194cm的大高个。

他不怎么爱打扮,在娘炮成群、男人也要涂脂抹粉的魏晋,是个绝对的异类,但外表清朗挺拔,“肃肃如松下风”,见者往往“惊若天人”。

三国归晋以后,有人见到嵇康的儿子嵇绍,偷偷告诉王戎:“嵇绍简直帅呆了,站在人群中,如同鹤立鸡群。”

王戎只淡淡说了一句:“那是因为你没见到过他爹嵇康。”

嵇康不仅有颜值,还有才华。

他会写诗、会弹琴、懂养生,可以说博览群书,几乎无所不通。

曹操之子沛王曹林,硬把孙女嫁给了他。

既有才华,还有关系,本来可以在朝廷中施展一番拳脚,但他却不愿意卷入政治。

功名富贵,他不在意;名教礼法,他打心底里蔑视。

他很长一段时间,寓居在河内山阳县,以他为核心,聚集起一个叫“竹林七贤”的怪咖团体。

“七贤”经常聚在一起,身着宽袍大袖的奇装异服,披发狂啸,谈玄畅饮,喝得天昏地暗才罢休;还一起嗑药,嗑“五石散”,这玩意就是古代的摇头丸,嗑嗨了会全身发热,发癫发狂,胡乱说话,得起来疾步行走,让全身发汗,才会让症状好转。

可能在俗人眼中,这群人任性妄为,不可理喻。

但嵇康他们依然我行我素,丝毫不理会别人的看法。

嵇康后来搬到洛阳郊外。

在自家院子的柳树下,架起了锻铁炉,做起了文士们素来轻鄙的匠。

他的好朋友向秀,也常常跑来给嵇康帮忙。

两个读书人脱去长衫,露出一身黝黑的腱子肉。

向秀鼓风、嵇康掌钳,甩开臂膀、抡起铁锤,打得热铁火星四溅。

旁人看得目瞪口呆,但他两人打得忘乎所以,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在那个年代,读书出仕做官,才是人生正途。

但嵇康向往自然超脱的生活,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不在乎世俗的眼光,只想过好自己想要的生活。

3.魏晋风度,是对世俗礼法规矩的轻蔑

嵇康喜欢老庄的著作,对于当权的司马家族,强拿儒家当装点统治的门面,很看不上眼。

他曾公开宣称:“非汤武而薄周孔,越名教而任自然。”

商汤、周武王、周公、孔子,这些儒家正统的偶像,都难逃被他贬低、非议的命运。

而嵇康身边的朋友,同样也轻蔑虚伪森严的礼教,所以他们“臭味相投”,能成为至交。

朋友阮籍的母亲去世了,嵇康的哥哥嵇喜,前去吊唁,一大堆按照礼法的套路,各种装模做样的规矩,搞得阮籍很不愉快,一直对他白眼相待。

而嵇康不拘泥于世俗的规矩,干脆拿着美酒和琴,就跑去找阮籍,在灵堂上和阮籍喝酒、弹琴,把好好一场沉闷肃穆的丧礼,搞成了狂欢派对。

在当时主流价值观看来,这就是“不孝”“不讲规矩”。

然而,嵇康和他的朋友阮籍,就是要这样任意妄为,不受世俗规则的制约。遵从自己的内心,就会达到从心所欲的高级境界。

4.魏晋风度,是不向权势低头

嵇康生活的那个时代,是一个异常黑暗的时代。

司马家族逐渐掌控了曹魏政权,用血腥手段排除异己,大批文人雅士被诛杀。

嵇康娶了曹魏宗亲的女儿,司马家对他本来就不怎么放心,想拉拢征召他,可他“给脸不要脸”,就是不给司马家面子,不愿出仕。

朋友山涛升了官,想推荐嵇康补上他的缺位,嵇康得知后,赶忙写了一篇《与山巨源绝交书》,要和山涛这种俗人划清界限,骂他说:

“你是猫头鹰,我是凤凰。你喜欢吃腐烂发臭的食物,没关系,但请不要用死老鼠来喂别人好吗?”

大书法家钟繇的公子钟会,本来是嵇康的小迷弟,有意要接近嵇康。

钟会早年还没飞黄腾达,写了一篇《四本论》,想给嵇康看一看,但没那个胆子,把文章投到嵇康家的窗子里,投完撒丫子就跑。

后来他成了司马昭跟前的大红人,自我感觉神气了不少,搞出“乘肥衣轻、宾从如云”的大排场,领着一大群跟班去拜访嵇康。

可人家嵇康忙着在柳树下打铁,鸟都不鸟他。

钟会在他面前站了好久,自己也觉得尴尬,准备掉头就走。

结果这时,嵇康终于说了一句话:“何所闻而来,何所见而去?”

钟会答:“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

一番问答,好似禅僧打机锋。

只不过,钟会丢了面子,从此深深恨上了嵇康。

自古滔天权势,能吓破英雄胆。

多少人见着有权有势的人,恨不得爬过去摇尾乞怜,去狂亲掌权者白嫩嫩的屁股。

然而嵇康不同,“你多么神气、多么牛逼,那是你的事,与我何干”,富贵看破、荣辱看淡,就能随时昂起高傲的头颅。

5.魏晋风度,是把对情义的坚守,放在个人利益之前

嵇康的率性洒脱,个性解放,超越了他所在的时代,但那个时代却注定,容不下他这样一个简单纯粹的人。

钟会在等一个机会复仇,而大权在握的司马昭,也在等一个机会除掉嵇康这个不识好歹的家伙。

机会来得刚刚好。吕安、吕巽兄弟两人,都是嵇康的知交好友。

吕安是厚道人,但吕巽这人就有点人面兽心了。

吕安的老婆长得很漂亮,吕巽早就觊觎弟媳的美色,有一次趁着老弟不在,指使妻子把弟媳灌醉,并将其奸污。

奸污完了不算,反过来还倒打一耙,去官府控告弟弟“不孝”。

司马昭标榜自己“以孝治天下”,立马把吕安这个“不孝子”抓了起来。

吕安交游广阔,朋友很多,但眼见他摊上大事,明知道他是冤枉的,却都没人敢为他出头。

唯独只有嵇康,得知真相之后,义愤填膺,写下公开信大骂吕巽是禽兽,还挺身而出,动用自己的影响力,为吕安极力辩驳。

司马昭的神经,开始紧张,他对于曹宗亲的女婿嵇康,拥有这么大的名声和影响力,感到芒刺在背,坐立不安。

而钟会这时也挟私怨,向司马昭进谗言:“嵇康不向朝廷表示效忠,口出狂言、动摇民心。如果现在不杀他,王道不洁,社会就没有正能量。”

已经上纲上线,把嵇康看作对抗朝廷的“反动分子”。

司马昭听罢,杀心顿起。

于是,嵇康受牵连,下狱被诛,就有了文章开头那一幕。

也许在嵇康看来,对道义的坚守,对朋友的情义,都比个人的利害得失,要弥足珍贵。

他抛开个人的荣辱,超越自己的生死,哪怕在世道黑暗的年代,也要特立独行。

6.

余秋雨曾说:“嵇康让我看到了一种非常特殊的知识分子生态,这种生态后代只能仰望,却无法重复。”

黑暗血腥的魏晋乱世,毁灭了嵇康;这个乱世,同样也造就了嵇康。

他属于那个时代,但潇洒风流的气度,却流传千年,可以不朽。

也许我们这些今世的俗人,每天为柴米油盐而烦恼,被鸡毛蒜皮的小事折磨精疲力竭,注定无法像嵇康那样超凡脱俗。

但只要我们心里埋藏着魏晋风流的种子,潇洒达观的心态,会给我们的人生,最大的助力。


参考文献:

1. (唐)房玄龄等. 晋书[M]. 北京:中华书局,1996.

2. (晋)陈寿著,(南朝宋)裴松之注. 三国志[M]. 北京:中华书局,2011.

3. (南朝宋)刘义庆. 世说新语[M]. 北京:中华书局,1998.

4. 章培恒等. 嵇康诗文选译[M]. 南京:凤凰出版社,2011.

5. 李岫泉. 魏晋名士嵇康[M]. 北京:中国书籍出版社,2014.

下一篇:没有了

热点阅读

 

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阅读排行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