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时尚生活健康在线娱乐休闲礼仪风俗家庭教育精美图库手机版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中国抑郁障碍患者,仅0.5%得到充分治疗

    来源:科学前沿      作者:柴逸涵
分享到:

导读由全球100多个国家、3000余名研究人员合作的《全球疾病负担研究》研究证实,精神和物质使用障碍在总体疾病负担中占相当大的比例,关于这些障碍的高质量数据对于规划医疗卫生服务至关重要。2012年,中国精神卫生调查(China Mental Health Survey, CMHS)正式立项并启动。2021年9月21日,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黄悦勤团队发布了关于抑郁障碍疾病的流行病学情况的最新论文。

抑郁障碍已成为中国所有疾病中伤残损失寿命年排名第二的疾病 | 图源:pixabay.com

精神疾病已逐渐成为全球疾病负担的一个突出问题。据2010年数据估计,抑郁障碍已成为中国所有疾病中伤残损失寿命年(years lived with disability, YLD)排名第二的疾病。

《柳叶刀-精神病学》主编 Niall Boyce 认为,医疗卫生服务的有效提供依赖于准确的数据,即谁需要这些医疗保障服务,这些人居住在哪里,以及将要提供的有证据支持的医疗卫生服务类型。

然而,长期以来,由于缺乏具有全国代表性的抑郁障碍流行病学数据,尤其是患有这些精神疾病的成年人使用医疗卫生服务的情况,有关部门只能通过数学模型估算的方式进行相关政策的规划,而这存在极大的误差与不确定性。

2012年,中国精神卫生调查(China Mental Health Survey, CMHS)正式立项并启动,通过多阶段概率抽样法,在中国31个省中抽取157个具有全国代表性的疾病监测点,完成了中国成年人(≥18岁)精神障碍横断面的流行病学调查。

CMHS重点研究我国常见精神障碍的患病率与疾病负担,描述精神障碍患者使用医疗卫生服务的相关信息,分析影响精神障碍患病率、疾病负担、服务利用等的相关因素,旨在为卫生决策部门制定精神障碍的相关防控策略以及精神卫生服务的资源配置提供科学依据和理论支持。

最近,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黄悦勤团队基于CMHS数据,对国内抑郁障碍的患病率及精神卫生服务利用情况进行了细致的探讨,2021年9月21日发表在《柳叶刀-精神病学》(The Lancet Psychiatry)。

研究通过收集28140位完成复合性国际诊断交谈表3.0版本(Composite International Diagnostic Interview 3.0, CIDI 3.0)访谈的受访者数据,和近12个月内存在抑郁障碍受访者的具体治疗情况,以及SDS席汉残疾量表(Sheehan Disability Scale, SDS)显示的抑郁障碍症状相关各维度功能损害的评估结果,并匹配2010年人口普查的年龄-性别-居住分布数据,分析发现:抑郁障碍在中国的分布特征为女性患病率高于男性,失业者高于就业者,分居、丧偶或离婚者高于已婚或同居者,多数患者存在社会功能障碍,治疗率低。

分析各类精神障碍患病率的分布,女性与男性的加权终生患病率分别为8.0%和5.7%,女性显著高于男性,比值比(OR)为1.44;近12月内的患病率分别为4.2%和3.0%,女性显著高于男性,OR为1.41;失业者患病率高于就业者,表现为终生患病率OR为2.38,近12月OR为2.80;分居、丧偶或离婚者患病率高于已婚或同居者,终生OR为1.87,近12月OR为1.85。

受访者抑郁障碍的患病率在不同受教育水平(文盲或小学以下、小学、初中、高中、大专以上)、居住地(城镇、农村)和地域(东部、中部、西部)之间没有显著差异。


 

图1 基于社会人口学特征的抑郁障碍终生患病率及近12月内患病率|图源 [1] 


具体到某一种特定的抑郁障碍亚型,不同亚型随着年龄、文化程度和就业情况具有不同的分布趋势。

通过抑郁症发病时年龄的 Kaplan-Meier 累积曲线可以看到,虽然不同年龄段患抑郁症的概率差异很大,但不同亚型的最早发病年龄都在14岁左右。


图2 抑郁症发病年龄的Kaplan-Meier累积曲线|图源 [1] 


就共病(comorbidity)情况而言,1947名终生罹患抑郁障碍的患者中的759人(41.1%)同时满足其他至少一种在CMHS中得到评估的CIDI或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DSM-IV)诊断,包括焦虑障碍(29.8%)、物质使用障碍(13.1%)和冲动控制障碍(7.7%)。


 

图3 CIDI/DSM-IV所有抑郁障碍与CMHS其他障碍的共病情况|图源 [1]


在近12个月内存在抑郁障碍的744名受访者中,有574人(75.9%)因为受抑郁障碍影响,存在至少一个SDS维度(家庭责任、工作、人际关系、社交生活)的社会功能缺陷,即角色损害。其中,重性抑郁障碍(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 MDD)患者(32.8%)的角色损害最严重。


 

图4 与近12月内抑郁障碍相关的角色损害严重程度|图源 [1]


抑郁障碍的卫生服务利用率低,获得充分治疗率很低。1007名近12个月内存在抑郁障碍的受访者中,84人(9.5%)接受过精神心理专科治疗、综合科室治疗、人类社会服务(如院外宗教人士、社工等提供的干预)、补充与替代治疗(CAM)中的至少一种。仅12人(0.5%)得到了充分治疗(遵医嘱使用任何抗抑郁药或心境稳定剂治疗≥30天且≥4次;或在精神卫生医疗机构接受≥8次心理治疗,每次平均30分钟)。


图5 过去12个月存在抑郁障碍的受访者在此期间的治疗情况|图源 [1]


该研究首次提供了针对国内人群抑郁障碍流行病学、临床严重度、功能障碍、治疗情况的全国性数据,诠释精神疾病如何影响公众以及应如何提供最好的医疗卫生服务,为宏观卫生政策制定提供了科学依据,从跨国家、跨地区、跨文化比较的角度,为全球精神障碍的疾病负担研究做出贡献。


 参考文献:

[1] Lu J, Xu X, Huang Y, et al. Prevalence of depressive disorders and treatment in China: a cross-sectional epidemiological study. Lancet Psychiatry. Published Online September 21, 2021 https://doi.org/10.1016/S2215-0366(21)00251-0

[2] Huang YQ, Wang Y, Wang H, et al. Prevalence of mental disorders in China: a cross-sectional epidemiological study. Lancet Psychiatry. Published Online February 18, 2019. http://dx.doi.org/10.1016/S2215-0366(18)30511-X

热点阅读

 

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阅读排行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