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时尚生活健康在线娱乐休闲礼仪风俗家庭教育精美图库手机版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微小说:《儿女债》

    来源:名家散文      作者:未知
分享到:

凌晨5点,我就醒了。最先醒的,是我身体里的那根骨头。

那次捡煤时,山体塌方,我完全没有注意到,直到被埋在了土里,我才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动弹了。

我在医院躺了半年,在老伴儿的照料下,我终于可以下床了。

不过自此之后,疼痛就钻进了我的体内,像一只冬眠的虫子,准时在每天黎明从我体内那根朽骨的伤口中爬出,催我赶紧起床。

即使疼痛不催我醒来,我也会主动起床的,小孙子还等着我给他做早饭,送他上学呢。

昨天,就是因为我起床晚了,他上学迟到了,挨了老师的骂,放学回来后向我哭闹。

有时,他还会向远在异乡工地上的父母告状,说我欺负他人小。最终,他父母少不了又要在电话里对我一番埋怨。我怀疑我俩究竟谁是谁的“子孙”。

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已经67岁了。没有人记得我的生日,除了躺在床上已瘫痪了一年的老伴儿。

以前,都是老伴儿为我过生日,他是我今生欠下的另一笔债。老伴儿心疼我,我每次过生日,他都会偷偷地给我煮一个鸡蛋,然后,流着泪附在我耳边说:“头上又长白头发了,好好活吧,要是没了你,我的一生等于零。”

可怜我的老伴儿,一生未去过远方。那次他扛着锄头去山坡除草,还没下锄,毒辣的太阳就将他烤软了,倒在了地里。不能说话不能动弹的他,等我发现时,已经晚了。

医生说他中风了,然后也在床上一躺就是一年。我知道,老伴儿的一生也将是这么躺着过去了。

我的背篓里还没捡到几块煤,天就黑了。垃圾堆里的煤越来越少,捡煤球的人越来越多。

我所捡到的那点煤,已不能温暖我那几根生锈的骨头。煤燃烧散发出来的能量,只能供家里煮两顿饭,替老伴儿烘干尿湿的裤子。偶尔有所节余,我会拿到镇上去卖,为孙子换回几个零花钱。

突然,有一天,孙子在夜半说胡话,不停地喊着:“妈妈、妈妈。”孙子的额头很烫,我急坏了。孙子也不容易,从3岁起就一直跟着我,4年里总共见过父母两次。

我颤抖的手从抽屉里抓出一团皱巴巴的纸,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似的。那上面的号码是一条血缘之藤,拴着从我身上掉的一块肉。

虽然是半夜,但我还是打了电话过去。

没想到,电话很快接通了,儿子的声音微弱而短促,小声地说:“娘,娃小,痛要想办法治好。”

我当即扛着孙子踩着夜路连摔带爬地来到了乡卫生所。当我到达时,黎明正从我的喘息中醒来。医生揉着惺忪的眼,检查了孙子一番后,淡淡地对我说:“如果再迟一步,情况会更糟。”

一个星期后,孙子的病好不容易痊愈了,我心中的病却潮水般膨胀。为了给孙子治病,家里养牲口的圈里少了一头猪和一只羊,而这是家里唯一值钱的东西了,除此之外,仅剩一个饥饿的粮仓。

一直没有等到儿子回来看望孙子。这时,远嫁他乡的女儿回来看我,说她哥在工地上干活时,不小心被钢筋砸断了一条腿。怕我伤心,儿子儿媳隐瞒了实情。儿子出事后,包工头怕承担责任,跑了。

我听到这些,除了伤心,唯一能做的,是去村头的庙里烧柱香,祈求我流浪在外的儿女不再流浪。

孙子又开始在每天夜里叫:“爸爸……妈妈……”这次他没有生病,他的叫喊是一只幼鸟在呼唤父母归巢。老伴儿似乎也知道了儿子出事的消息,凹陷的眼眶装满了浑浊的液体。

老伴儿还是走了,走得很平静。他的痛苦终于得到解脱,他从倒下那天起,就已经死过一回。只因舍不得我,他才重新活了过来,分担我的苦痛。

儿子拖着残腿匆忙赶回来时,老伴儿早已入土为安。儿子趴在新堆起的土坟上号啕痛哭,他第一次发现躺倒的父亲也是一道梁。

老伴儿走后,儿子在家里没有待多久,又去了远方。

他这次把我孙子也一同带上了。他说:“乡村到城市的路很长很长,需要一辈人又一辈人不间断地走,才可能望见城市的曙光。”

儿子带着孙子走了,我最后的任务就是替他们守住这几间破旧的空房。

他们哪天走累了,或者被城市的巨手赶出门外,返回村庄時,也不至于没一个遮风避雨的地方。

只要有瓦片的地方,就有根在。有根在,就可以播撒种子,种谷子,种高粱……然后就能重建家园,孕育生命的胚芽,等待收获的喜悦。

热点阅读

 

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阅读排行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