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时尚生活健康在线娱乐休闲礼仪风俗家庭教育精美图库手机版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微小说:《 心碎!》

    来源:检察日报      作者:未知
分享到:


院门虚掩着。

他轻轻推开门,转过迎门墙,看到母亲正坐在窗前的丁香旁,低头掐辫子——将麦秸秆编成辫子。

丁香花稠密,一树白,把母亲的一头白发映得更白了。

母亲正掐得入神,他喊了一声“娘” !她才听到,抬起头,“唉唉”应着,一脸惊喜。

他进屋放下东西,拿个马扎出来,挨着母亲坐下。

阳光和暖。记得小时候,他也经常这样,静静地坐在母亲身旁,看她掐辫子。

母亲有时用麦秸秆编只蜗牛,让他拿在手上玩。  

他告诉母亲,自己下周要去外地封闭式培训三个月,回来后有可能升职。

母亲高兴地说:“好事啊,你放心去就是了,我好着呢。”  

母亲让他别挂念家里,但他还是放心不下。

这几年明显感到母亲的衰老,步子不像以前那么灵便,腰也弓得厉害。

父亲去世后,母亲长年劳累,如今艰辛生活的印迹正一点点显现出来。

母亲似乎看出他的矛盾:“我啥事也没有,自己蒸的馒头一顿能吃两个呢。你这孩啊,从小就是顾虑太多。”

她这样说时,下意识地又挺了一下腰,但不管用,腰还是弯的。

母亲起身去厨房给他做面吃,他跟着要去,母亲说:“我自己去就行,你歇着吧。”  

面下好了,葱花飘着,鸡蛋卧着。他吃了一口,有点咸。

母亲问:“咸吗?”

他忙说:“不咸不咸,正好。”

碗口贴着一根白发,他趁母亲扭头时,捏起,迅速丢在脚下。

“不咸就好,晚上我再给你包些饺子。”  

傍晚,母亲从厨房端来饺子,上台阶时,身体抖了一下,差点跌倒。

他慌忙站起来去扶。母亲说没事没事,小石子硌脚了。

有些饺子上面有草木灰,他吃了,草木灰不脏。有根枯草茎,卧在饺子间,他偷偷夹起,扔了。

离家时,母亲送他到院门前。他发动车,从后视镜里看着母亲越来越远。 

正要驶出村口,邻居奎婶正扛着镢头从田里回来。

他拉下车窗打招呼,奎婶问:

“这么快就走,不带你娘去看看眼睛吗?她现在看不清东西,跌倒好几次,腿都碰青了。”  

他急急掉转车头。

开院门,进屋门,母亲正背对着他,呆呆站在那里,地上是一地碎瓷,还有几个水饺。  

那一刻,地上碎的不是盘子,是他的心.....

热点阅读

 

推荐阅读

精彩推荐

阅读排行

热门搜索